当前位置: 文娱

我那威严的父亲

来源: 长城网  作者:周文颖 闫志清
2022-06-17 16:37:30
分享:

  长城网·冀云客户端讯(记者 周文颖 通讯员 闫志清)又到学子高考时,莘莘学子奔赴考场,执笔为刃,一较高下,为梦而拼搏。

  而每到高考季节,都是老师盼弟子成栋梁,父母望子女成龙凤的时候,学子都想一纵跃龙门,举步状元途,傲视群雄,宏图大展,既光宗耀祖,又报效国家。高考对我而言,已是陈年往事,但往事却不堪回首……

  中学时代,一听说高考我便发蒙,头脑发胀。即使现在一听说高考,我依然是噩梦从前。

  我生得不但呆还木讷,体质虚弱,学习更笨,特别是理科,差得很,到现在同学聚会时,还有同学幽默地提及此事,“都快毕业了,那化学元素周期表口诀你愣是背不下来。”一同学却兴奋得滔滔不绝地背起了化合价口诀:“一价氢氯钾钠银,二价氧钙钡镁锌……”我也只有尴尬地一笑了之,我深知,这背后不但有家庭的牵挂,还凝聚了多少老师的心血和社会关注。但我辜负了师长、父母的殷切期望,那时我高考一次次地败下来。可我的父亲,严肃的面孔,期待的眼神,既有恨铁不成钢,又有更多的无奈、威严,迫使我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考场。

  我那时,也曾苦读,也想发挥潜能,奢望梦想成真,更盼金榜题名,龙翔万里,还可光宗耀祖,圆父亲望子成龙之美梦,怎奈实在愚钝,步入考场我便发蒙,匆忙不知所解,有时甚至大脑一片空白。每每都名落孙山,有负我父亲的殷切期盼。

  直到现在我每次做梦都是在考场上看着考试卷子发蒙、发呆,展开试卷后盯着卷子上的题冥思苦想,却一无所知,茫然不解,最后惊醒……

  更让我对考场产生了恐惧,按现在的话说,那叫“晕场症”,其实那只是自圆其说,害怕丢丑而已,真正的原因还是基础不牢固。每到考试前我就急火攻心,吃不下,睡不好,每晚噩梦相随,醒来时,两串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……

  父亲知道他不能永远陪伴我一生,又不能永远为我开道,搭桥铺路,便教我学会自己走路。为让我能够自强自立,教我学会走路,经常向我发威,用威严的眼神瞪着我。记得一次,我想辍学,早起父亲叫我起床和他去田里帮忙,我高兴地起床,心想父亲总算开窍了,同意我的辍学计划。我便美美地跟在父亲身后,来到我家自留地,因有一处坝界坍塌,父亲用铣挖好坝基后,旁边上有块约有七八十斤重的大石头,让我搬起来垒在挖好的坝基上,我猫腰去搬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搬动。父亲见状说:“要不好好上学就天天和我下地干活,干不了就去上学。”“玩,你也得去学校给我玩去。”这是父亲的信条。在父亲苦口婆心劝导下我只有妥协。严父在家非常的严肃,让我畏惧,甚至让我不敢正视他。他的一声训斥就让我噤若寒蝉,但在父亲的威胁逼迫下,我不得不认怂,只有去苦读,从此后,我从方法上找差距,从基础上抓起,改变过去的学习方法,全身心去背考,苦读,只为考场上一博。在考试时调整心态,不慌不乱,倾心答题,思路飞扬,笑傲考场,抱着即使落榜也要有志,考中更不可骄的原则。最后,我超常发挥,得偿所愿,也算圆了父亲的梦,混了个中等学历。尽管历尽坎坷,毕业后,又进河北大学中文系函授班,只因各种原因,我们函授班学习不得不宣告“流产”。

  我毕业后,进了乡政府上班,工作上任劳任怨,兢兢业业,取人之长补己之短。家庭上虽曾经怨恨过父亲对我的严苛,但毕业后,方知父亲之良苦用心,他这是为孩儿做引正路的一盏指路照明灯,指引着我走出人生迷途;小时候,总觉得父亲对我太过严苛,待长大后却心生无限的感激。严苛的背后,藏着绵绵不息的挚爱。他那威严的面孔,期待的眼神,还有那殷殷话语,犹在耳边。虽岁月沧桑却大爱无疆。父亲永远是孩儿心中伟岸的圣山,是可以依靠,遮风挡雨的港湾,父爱,诠释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夙愿。所以,我努力学习圣贤、践行孝道、尽自己所能报答父母恩,开启我人生理想之门。若没有父亲当时的严苛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  这就是我的父亲,让我又爱又敬的伟大的父亲……

关键词:父亲,高考责任编辑:周文颖